浙大 丨 校友 丨 招聘 丨 教師 丨 學生 |  VPN
信息公開 丨 學院郵箱 丨 English 丨 Search
首頁
>新聞報道>莘莘學子

純白的雪與傲立的梅,並作十分的春天
訪建築學2013屆校友鄭雪梅
发布日期:2019-06-19 15:34 訪問次數: 信息來源:宣傳辦公室

 


從悠然宜居的湖州街出發,下車時,周圍是迥然不同的另一番景象。錢江路上的建築陡然矗立,其別致的外形結構,整體的黑灰色調都流露出一種高品質的氣息。街邊的一家咖啡館裏,亮黃色的燈光下,一位女士身著一襲優雅黑裙坐在窗邊,靜靜等待采訪者的到來。她就是浙江大城市學院建築學2013屆校友鄭雪梅


城院,“築”夢開始的地方

在高考填志願時,鄭雪梅認爲比起純機械操作的理工科專業,建築聽上去是一個更加灑脫、自由、恣意的專業,也適合更加感性的自己。

現實中的建築學專業卻遠沒有那麽浪漫,時常面臨較大的課業壓力,在周末,寢室樓其他系的女生打扮得漂漂亮亮出去玩,而他們卻好像總有做不完的作業。“到了要交圖的前一天晚上,總有同學在教室通宵。但大家一起通宵、互相逗樂的日子,現在回憶起來也是開心多過辛苦了。”

郑雪梅最喜欢的课程之一是户外写生,这门课能给予她外出游玩般的放松体验;班主任应小宇同样令她印象深刻,这位年轻教師思维跳脱、开放,乐与學生交流,在她看来,应小宇的课堂很有魅力,上课时跟着他思路走是件非常有趣的事。

在校期间她曾担任建筑学社社长,组织过大大小小的活动,印象尤深的是一届建筑系作品展。那时,她向老师借了许多被学校收藏的令人惊艳的优秀作品。考虑到作品的珍贵,既不能造成任何损伤,又不能影响观感,他们花了很多力气,用线将图画捆在画板上。当听到路过的其他系學生的羡慕和赞叹时,她感到特别欣慰。 

另外,她還是個能文能武的小姐姐。作爲工程分院辯論隊的四辯,她最擅長的是總結陳詞,過濾掉對手的誤導信息。工程分院女生相對較少,女的、會打羽毛球,符合上述兩點條件的鄭雪梅被拉去參加學院羽毛球聯賽,雖有“形勢所迫”的意味,她依然收獲了很多歡樂時光。


法國之旅,解鎖新世界

大学毕业后,郑雪梅前往法国巴黎-瓦尔德塞纳国立高等建筑学院(?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architecture de Paris-Val de Seine)读研。当时有很多原因促使她做这个决定,其中一个原因是,她的爱人徐煌(现任教于城市学院计算分院)正在法国读博士。两人在云南旅游时偶然相遇,又因优秀的特质互相吸引,增进了彼此的了解。他们令人羡慕的爱情,不只因其本有的甜蜜,更因为一起努力,走向更好未来的经历。

法國的教育體系可謂顛覆了鄭雪梅的認知。在國內,如城市學院,專業學習更偏向實用,主要學習項目的操作和進行;而在法國的學習則偏向感受、藝術與表達。

她還記得有一門在當時自己看來很“玄乎”的課,從課程介紹也看不出教學內容。老師帶他們逛法國工業城市,讓他們用自己的方式感受這座城市並作爲結課作業呈現。起初,她不明白老師的真正意圖,只能機械地對建築風格進行歸類,用線條加以描述。直到看到同學們天馬行空的作業,她才感覺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一位同學將自己的更衣室清理出來,用捏扁的礦泉水瓶和熒光棒鋪滿地面,踩上去嘎吱嘎吱的,昏暗的燈光下,是神秘的海藍,這是他對這座城市的海的感受;另一個同學走遍城市的各個地方,用攝像機記錄城市的光景,他在每張照片裏找出建築或景象的豎向線和水平線,將照片打印出來,通過不同懸挂高度拼成對整個城市風貌的展示。“那些同學都蠻有想法的,我也明白了老師不是要求我們如何做好具體操作,而是想讓我們打開思維,發揮想象。”

在法國留學期間,鄭雪梅沒有太多異國他鄉的孤單感。經過一年的法語學習,再加上英語基礎,她能順利與法國人進行日常交流。

學習建築課程的多數時候,大家“拿圖說話”,面對一些建築術語,她也會努力翻查記憶。在那裏,她還有一群在上海法語聯盟認識的朋友,他們經常約在假期遊玩。歐盟國家非常適合旅遊,出國就像出省一樣方便。她和幾個好友常去滑雪,他們在雪山上住下,一連7-9天,每天起床就穿上裝備出發,除去吃飯時間,一直在滑雪,晚上回來又在雪山上睡覺,第二天亦複如此。

第一次學滑雪時,雪場狀況不好,雪結冰了後變得硬梆梆的,作爲新手的她摔得身上都是淤青。她笑著說:“那時候就下決心一定要學會,後來慢慢自己學會控制,克服了恐懼後,就覺得滑雪很有意思,很刺激,從此就愛上了。”


漫行“建築”路,一路好風光

回國之後,鄭雪梅從事建築相關工作——城市規劃與設計,參加的重大項目有《打造活力/人文/景觀優美的延安路國際商業大街》《錢塘江綠道系統與公共空間專項規劃》《杭州市上塘河沿線城市設計》等。這份工作讓她對這座城市更覺親切,更加融入。

相比建築設計更執著于自我的想法理念,鄭雪梅覺得城市設計更需要關注整個城市的空間變化,比如她參與的錢江世紀城的微觀設計,有很多城市地塊,很多建築物都可能成爲地標,或者成爲城市的中軸線,但具體地標在什麽位置,以及整個城市的邊際線要怎樣變化,都是要靠設計來引導。她覺得城市規劃與設計等工作,更多是把控城市級別的空間形象,需要更多的社會責任心。

對于學弟學妹本科畢業後發展的建議,鄭雪梅認爲無論是考研、留學還是工作,都不是唯一答案。直接工作可以早點接觸社會,早點認清自己適合什麽,因爲並不是所有人一出學校,就能找到爲之奮鬥一生的事業,這是需要不斷摸索的。而國外留學,則將爲你呈現完全不一樣的教學模式與生活方式,她坦言:“如果沒有出國的經曆,我不會是我現在的樣子。不同的路有不同的風景,最終還是要尋找適合自己的路。”

最近,鄭雪梅返校參加了城院院慶20周年MV拍攝,她感觸頗深:“借此機會,我也認識到很多優秀的校友,感覺母校真是一個很年輕但富有活力的學校,人才濟濟。”

比起大學裏那個兩耳不聞窗外事、“呆呆的”自己,鄭雪梅更喜歡現在的她,她也希望學弟學妹們在學習的同時,多參加活動豐富經曆,這在工作之後都十分難得。隨著的眼界開闊,想法也更有深度,她不再會拘泥于一些小事,也能感覺到很多東西都在慢慢變得更好,或許經曆了時光的淘瀝,留下的都是歲月的饋贈。


文:余曉丹,謝吳豔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