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 丨 校友 丨 招聘 丨 教師 丨 學生 |  VPN
信息公開 丨 學院郵箱 丨 English 丨 Search
首頁
>新聞報道>教書育人

喜口出驚人之語,更注重教學紮硬寨、打死仗
傳媒分院蔡淵迪老師側記
发布日期:2019-06-03 11:19 訪問次數: 信息來源:宣傳辦公室

蔡渊迪,男,浙江海宁人,法学学士,文学硕士、博士,著有《〈流沙坠简〉考论》专著一部,现为浙江大学城市学院中文系教師。

 

中國古代文學博大精深,我雖黾勉以赴,仍覺汲深绠短,所得不過皮毛。也唯其如此,同樣的古代文學課,我每年講的都不一樣,我也得學習,也得進步嘛!”

“我上課盡量不用PPT,除非爲了節省時間,免抄寫之勞,才將材料放到PPT上。對著PPT講誰不會?要讲的东西老师自己都记不住,又如何能让學生记住?

“现在都说要翻转课堂,都说要让學生参与课堂讨论。我看也要因课而异。传统文史之学,积累了两千余年,若不苦读十数年,下一翻沉潜的功夫,焉有心得可言?缺乏对话的基础和前提嘛,所以,还是我讲,你们听。傳統的科目,還是適用于傳統的講授方法。

“大家都知道,我這個人一般都挺好說話,唯有到了論文這件事情上,我卻變得極難說話。沒必要瞎說什麽爲了你們好,我這完全是爲了我自己,也是爲了守護知識的尊嚴。我也知道,一個本科生寫論文寫不出多大名堂,但經過一段時間悶頭悶腦的上下求索,你們便能切身體會到知識創造之不易。因此,對于知識創造這件事也就多了一分敬畏之心,對于從事知識創造的人——比如我——也就能多一點尊重。”

上面这些“豪言壮语”都出自中文系蔡渊迪老师之口,并在學生中间广为流传。

發表這些“豪言”,蔡淵迪並非故作驚人之語,在平日的教學工作中,他確確實實也是如此身體力行的。

都说课堂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但在蔡老师的课堂上,却总有几个老面孔。原来这些學生已经是第二轮、甚至是第三轮来听同样的课了。之所以如此,一方面,《中国古代文学》《古代汉语》这些课确实有难度,學生往往需要多听几遍,理解才能逐渐深入;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蔡渊迪讲同样的一门课,其内容每年都有变化。这些变化还往往都是更改了整體敘述框架的“劇變”,而非仅就某一方面的小修小补。所以,學生每听一轮都有新鲜之感。

蔡淵迪常常引用近代學者黃侃的話:“凡研究學問,阙助則支離,好奇則失正,所謂紮硬寨、打死仗乃其正途。”而他自己上课,更是身体力行,采用“扎硬寨、打死仗”的方法,扎扎实实备课,扎扎实实研究学问,出新知,有新见,然后以这些新知新见在课堂上吸引學生的注意,引发他们的兴趣。

蔡淵迪曾在其專著的後記中寫道:“我拼命備課,其實從來沒想過要把課上得多好……僅僅是努力把課上得不是很糟。誰叫我教的是中國傳統文史之學,太博大精深了,而自家學問基礎又是那麽薄弱,若非‘獅子搏象’,竭盡全力去准備,上課只能傻傻地杵在講台上面,那多尴尬!”

何爲“拼命備課”?據了解,對蔡淵迪而言,節假日在學校備課或是備課至深更半夜,那都是家常便飯。

有一次,讲两汉辞赋时,蔡渊迪对同学们讲:“昨天我一夜未睡。原因是我一开始备课的方向错了,等发觉时已过了午夜,但也只好推倒重来。”其实,上升到那个学术层面的对错,學生已经无法分辨了,但他就是如此较真。对于备课这事儿,蔡老师自有一番见解,他说:“备课备得充分,其效果远远不止于你的课堂可以内容充实。更为重要的是,有了充分的准備,你自己就會有底氣,就不會慌,在這種放松的狀態下,更容易發揮,更容易語妙連珠。”

至于专著后记里所说的“仅仅是努力把课上得不是很糟”,于他自己也许确实是真实的想法,但學生对于蔡渊迪的课却极为认可。每学期末學生对于老师评分,蔡老师的分数在中文系总是数一数二的。自2015年9月进入城市学院工作以来,蔡渊迪包揽了传媒分院所有的教学质量奖,其中四次一等奖,两次二等奖。2018年1月,他参加了学院第十一届青年老师教学竞赛,一举夺得文科组一等奖(仅一名)的骄人成绩。可见,蔡渊迪的讲课,不仅深受學生之欢迎,同时也为专家所认可。

據悉,教學競賽當天,中文系正舉行畢業生開題報告的答辯,從上午8點開始到下午3點,已連續“作戰”七個小時(午間不休)的蔡淵迪,馬不停蹄地趕向賽場,顧不得喘息未定、頭暈眼花,就開始了他的講課,結果依然博得了滿堂彩。當他走下台時,不僅評委老師致以熱烈的掌聲,即是一起參加比賽的青年老師也對他豎起了大拇指。

一般印象中,深受學生欢迎的老师往往于學生的成绩也给得很宽松。然而,蔡渊迪却从不讨好學生。相反,他对學生的严格却是出了名的。他主讲的两门课《中国古代文学》与《古代汉语》是學生“挂科”的重灾区。当有人劝他将试卷的难度降低点时,他说:“古代文学也好,古代汉语也好,这些课都是有门坎的。说真的,我认为我所出试卷的难度已经不高了,再低,难道我考學生‘床前明月光’吗?”

除了课程考试之外,蔡渊迪在论文方面对學生的严格更是几乎到了让學生“闻风丧胆”的地步。2018年1月中文系毕业生第二次开题报告时,中文系的老师轮番上阵,等蔡渊迪走进答辩教室时,不少學生竟以各种理由纷纷告假。

蔡淵迪嚴格卻不死板。《論語》所說的“望之俨然,即之也溫”的评价对于他再适用不过了。他给學生的初次印象常常是壁立千仞,叫人不敢亲近的,他不随便加學生微信,甚至不随便留电话号码。可一旦他与學生相熟以后,又以友道处之,从来不摆老师的架子。他常对學生说:“今天你我是师生,明天,等你们毕业了,我们就是同行,甚至是‘战友’。张舜徽老先生老早就论证过了,说五伦里头没有师生一伦,这一伦要放就得放在友朋那伦中。”

在校园里,时常可以看到蔡渊迪跟學生一起在食堂吃饭,一起在图书馆前聊学问,一起在咖啡吧里读帖赏画。他还联合了传媒分院另外两位极受學生爱戴的老师组织了一个思想交锋的平台——“唧唧三人行”。他认为,大学里需要这样一个可以让各种思想得以摩擦的平台,而思想在摩擦中最易产生火花。从2016年6月起,他们已成功举行了十余次校园的清淡活动。这些活动没有任何报酬,却给學生送去知识,送去欢声笑语,给學生一个个难忘的、美好的夜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